首页 > 新闻 > 新闻人物 > 正文

8208万!这位老教授全捐了

在河南农业大学家属院39号楼的一个老房子里,看不到一点现代化的陈设。当房子主人出现时,你也丝毫看不出这位衣着朴素的古稀老人竟有亿万身家!但你更想不到的是,就在不久前,这位老人把毕生科研转化结余的8208万元全部捐给学校。

他就是77岁的河南农大老教授王泽霖。

给鸡宝宝当“保护伞”,科研成果转化出亿万身家

“王泽霖能赚钱!”这说法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有了。要问王泽霖赚钱的秘诀是什么,有个生动的比喻——他给鸡宝宝当了“保护伞”!

我国是世界第一养禽大国,疫病一直是我国养禽业和食品安全面临的最大挑战。在改革开放初期,国内集约化养殖业兴起,鸡瘟等老病频繁暴发,禽流感、法氏囊病等新病相继传入,严重危及我国养禽业发展。由于技术瓶颈,我国种鸡场、蛋鸡场使用的疫苗主要依赖进口,每年大量的外汇流入国际禽病防疫巨头的口袋。

谁能打破这一状况,谁就能为我国家禽养殖业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,很多人为此孜孜不倦。1984年初,王泽霖来到河南农大,科研方向便指向了禽病防疫。和很多人不同的是,王泽霖很早就创新性开展了产学研协同创新,采取和企业合作的形式实现了滚动发展,走出了一条以服务生产促教学、科研,以教学和科研提升服务能力的良性循环道路。

35年来,在没有向国家申请经费的情况下,王泽霖科研创新却凯歌高奏。先后获得3项发明专利和12个新兽药证书,其主持创建了重大禽病病毒种质资源库,创立了浓缩灭活联苗研发平台,打破了国外垄断,彻底攻克了新型高效鸡新城疫、传染性法氏囊病等多种重大禽病防疫难题,被誉为“给中国鸡宝宝撑起了国产保护伞”,个人和团队也因此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。

一时间,“禽病防疫就找河南农大王泽霖”成为业界共识。

与此同时,科研转化效益也与日俱增。1985年至1995年期间,当“万元户”都了不起的时候,王泽霖就通过办班、禽病诊疗、化验、为农村养殖户服务等形式,逐步积累资金400多万元。

2005年,王泽霖研发的5个兽药证书一次性获企业转让经费500万元,在校内外引起了轰动。

2014年初,得知王泽霖教授团队要进行新疫苗的研发,4家企业立即出资1950万元进行资助,条件只有一个——成果优先使用。

王泽霖每一项研究都紧跟生产需要,也因此他的科研成果先后在全国20多家著名生物制品厂规模化生产,成果转化率100%,平均每年为社会增加100多亿元的经济效益,让全国数以亿计的鸡宝宝得以健康成长,成为百姓的餐桌上的放心肉。

大河水涨小河满。作为鸡宝宝的“保护伞”,王泽霖和其创办的禽病研究所累计获成果转化费近亿元,目前还有两家上市公司因为使用王泽霖专利技术,需要将每年8%市场销售额作为专利使用费,连续12年支付给王泽霖和河南农业大学。

公益事业“挥金如土”,8208万元全部捐赠

王泽霖的科研成果成为“摇钱树”,但他却将钱花在了他所坚持的刀刃上——科研和公益。

在赚到第一个400万元的时候,王泽霖用这些钱逐步为学校盖起了两座实验楼,购买了当时省内高校最先进的高速离心机、低速大容量离心机、浓缩机、冻干机等先进仪器设备。为了学科发展需要,如今他已经全部捐给了所在的牧医工程学院。

2008年汶川地震后,出差回来的王泽霖径直来到学院,掏出身上仅剩的2000元现金交给学院领导。回到家,又立即让爱人设法筹措20万元现金捐给学校,这也是当年河南高校个人最大的一笔捐款。

王泽霖尤为鼓励青年科学家投身禽病防疫事业,捐款230万元改善禽病所科研条件,捐款100万元为中国畜牧兽医学会禽病学分会设立创新基金,捐出两家企业连续12年的专利使用分成款设立学院科研创新基金。

就在前不久,王泽霖又一次找到学校,坚持要将毕生科研转化所得结余8208万元全部捐给学校,希望用来建设高水平的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,即业界俗称的P3实验室。

王泽霖表示:“P3实验室对于河南农大有关学科的发展将具有划时代的性质,我希望尽快将这笔资金用到它需要的地方去,发挥它应有的作用。”

就这样,王泽霖干了一辈子,取得了很多科学家无法企及的成就,收获了多少人无法企及的财富,但他只是挥一挥衣袖,毫不犹豫地“裸捐”。

一生简朴,几十块钱也要较真

“老先生对待金钱让我感觉两极分化,他合法拿到的数千万元眼都不眨就捐出去,但是出差在外住宿吃饭,差几十块钱他要较真!”

这是河南农大牧医工程学院副院长李明的感受,也是所有接触过王泽霖老师的人的共识——“王老师对自己太苛刻了!”

菅复春老师曾跟着王泽霖工作多年,据她回忆,当年王泽霖应邀到全国禽病大会上做报告去,依旧穿着旧衣服,“秋衣的两个袖子都磨得破边了,领子也松松垮垮的”。

好多人劝王泽霖:“王老师,你是大专家,也是学校的形象,得弄套好西装穿穿。”

王泽霖回答:“我一辈子当马医生,猪大夫,这几十年是给小鸡看病的,你让我穿那么好给谁看?关键是耽误干活啊!”

在王泽霖的字典里没有“享受”这个词。已经77岁的他至今还坚持着出行的原则——能步行不骑车,能骑车不坐公交,能坐公交车绝不打出租车。

“抠门”这个词也经常传到王泽霖耳朵里,他总是一笑了之。当人谈起他当年坐火车出差随身还要带小马扎时,他笑眯眯地说:“那是创业的时候,现在我也坐飞机的!”

追问之下,才知道王泽霖为什么这么“抠”。

王泽霖1942年出生在苏州,从小生活十分困苦,一直靠着姐夫赵福仁周济。赵福仁14岁参加红军,是经历了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洗礼的老革命,也是王泽霖心中的英雄和榜样。王泽霖说,“当年,姐夫顾着一大家子,生活很不容易,但他严格要求自己、艰苦奋斗的作风让我深受教育。”

王泽霖的困境随着考入当年的北京农学院以后才略有改善,但是节俭的习惯却烙进记忆深处。据爱人王五梅回忆说:当年结婚没几天,就发现王泽霖穿的棉裤上居然“打着十几个补丁!”

因为有着艰难时期的深刻体会,王泽霖自小就养成了一粒米都不能浪费的观念,同时也立下了“达则兼济天下”的共享理念。

一生付出,他说得最多的话是“感恩”

国庆节前夕,王泽霖以其对中国禽病防疫的卓越贡献获颁“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”纪念章。在座谈会上,他说得最多的是对共产党、对新中国、对学校、对他人的感恩之情。

王泽霖特别提起一个细节,1949年4月苏州解放,当时7岁的王泽霖早上打开家门,发现“很多解放军就睡在马路边、屋檐下”。

打那时起,共产党、解放军的形象在他的心中巍然高大,崇敬至今。半个多世纪以来,王泽霖见证着国家的翻天覆地,感受着民族的焕然新生。他常说的一句话是:“每当看到国家进步、人民生活水平提高,我总感到无比喜悦和欢畅!”

对于成就,王泽霖谦虚地说:“我的成绩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取得的,如果没有改革开放、没有学校和学院支持,没有大家的努力,是不可能实现的。至于这些新技术打破了国外疫苗的市场垄断,降低了我们国家相关产业的生产成本,这算是为国家发展作出了自己的一点贡献吧。”

对于近亿元的科研转化资金“裸捐”一事,王泽霖的理由非常简单:“我已经老了,但是科研事业一定得后继有人,这些钱只有用到更需要的地方去才有价值。”

说这些话时,王泽霖依然是那种让人舒服的笑眯眯的表情,没有抑扬顿挫,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。

这就是王泽霖,一辈子为了我国家禽事业不懈奋斗至今不休,一辈子科研建功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却总是说“做得还不够”,一辈子科研转化的巨额财富全部捐出,一辈子“苦行”却说工作是他最大的快乐、公益是他最大的满足。

来源:光明日报

相关阅读
关键词: 王泽霖
菲律宾申博娱乐网官网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77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网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网站申博登入 菲律宾娱乐在线官方网
白金会现金最高返点 官网下载新宝娱乐 大家旺网址大全 七彩娱乐手机客户端下载 世爵游戏在线
腾龙娱乐城官网 老挝赌场图 菲律宾娱乐游戏咨询 香格里拉城在线开户最高占成 华尔街娱乐城在线最高占成
菲律宾申博代理网 钻石娱乐游戏网址最高佣金 申博现金网登入 京城娱乐登录器下载 万象城游戏总代理